不完美的木偶

想要成为一个温柔的人啊……

论一个骗徒的诞生(主帕姐)

注意事项:此文仅为作者自我满足的产物,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系列,主角为帕帕性转(姓名不变),ooc巨严重!!非常的渣!!慎入!慎入!慎入!!求不喷!!OK→

  清晨四点半,仓库里只剩下鲜血与黑暗。
  而踏着鲜血走出那片黑暗之地的骗徒小姐却仿佛什么都没有看到一样,哼着欢快的小曲,抬起头来欣赏今晚的明月。
  “啊……今晚天气很好呢。”女孩如是感叹道。如果忽略她连衣裙上的血污,此时此刻的她真像个温柔的淑女一样,脸上挂着动人的微笑。
  “喂!你,”一位巡逻的卫兵路过,看到了这个可疑的女孩,“大晚上的你一个女孩在这里干什么……”但卫兵很快注意到她身上的血迹,立刻警惕起来。
  “你……”
  而女孩只是笑了笑,说:“哎呀,被发现了。”

  “哎呀,被发现了……”
  十年前那个夜里,在某个不起眼的贫困星球上,一起恶劣的资源抢夺事件发生在了帕洛斯的故乡。偷盗意图被揭穿的掠夺者与他的同伙像玩游戏一般地笑着说,“既然被发现了,那怎么办呢?杀掉他们吗?”
  他们满不在乎地讥笑着。
  “你们!你们怎么能这样?!”守护着家乡不多的资源矿产,帕洛斯的族人愤怒地叫起来,“你们难道忘了我们两个星球的和平条约了吗?”
  “和平条约?”掠夺者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大的笑话,“那种一撕就烂的东西还真的有笨蛋会信啊?不过别担心,像掠夺资源这种常见的事情,随便掩饰掩饰不就过去了吗?”
  他们集体哄笑起来,并开始自顾自地搬运起这座小仓库里不多的资源。
  而因战力差距大,族人们只能被夺走武器,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所守护的东西被敌人一点一点地夺走。
  “妈妈……”来看望守卫家乡仓库的爸爸的小帕洛斯抓紧了妈妈的衣角,害怕地缩在母亲身后。
  “……没事,”听到她颤抖的声音,妈妈温柔地笑了笑,“别怕,我在。”
  “对了!不如我们来玩个游戏吧!”等到资源搬运得差不多了,其中的一个掠夺者突然提议道,“把这群家伙赶进仓库里,然后来场大逃杀怎么样?”
  “什么……?!”族人们惊叫起来
  “不错呀,干脆这样吧!”又一个掠夺者说,“把他们赶进仓库里,然后让他们自相残杀怎么样?”他恶趣味地笑了笑,像是在向同伴说明又像是在对帕洛斯的族人们说,“最后存活下来的人可以逃过一死哦~”
  “对对!现在是晚上十点,那么在早上四点半前剩下的人如果不是一个的话……”掠夺者们举起手中的枪,坏笑地说,“就把剩下的人全部杀掉!”
  “等等……!!”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在场的所有族人,不管男女老少都被关进这空荡荡的仓库里。

  光线很暗,仓库里只有唯一的一盏吊灯在他们头顶微微摇动。
  在试图与掠夺者交谈无果,讨论逃脱方法无果后,这个装满了十几个人不安和恐惧的空间里,是死一样的沉寂。
  然后就这样沉默着过去了十分钟,他们安静地呆在原地,谁也不去看谁,但焦虑和恐慌却在无声中真实地扩散。
  接着又沉默着过去了二十分钟,他们的焦虑和不安越发明显,甚至到了只要有一点点风吹草动都能引来所有人警惕的视线。
  最后在沉默着过去了大概三十分钟后,终于有一个人忍不住开口说:“要不我们再商……”
  他想提议再次商量逃脱方法。
  但他的话终于没有说完,因为在他说到一半的时候,一直低头站在他身边的文弱青年突然从自己身后的阴影地面抓起一把柴刀,然后猛地砍下了他的半个头颅。
  “啊——!”红色的鲜血和白色的脑浆一并喷涌出来,年幼的帕洛斯尖叫起来,抱着她的母亲赶紧捂住她的双眼,父亲站起来挡在她们身前。
  “可恶!没想到有刀!”
  “啊啊啊我的儿子啊啊啊!!”
  “对不起……对不起……可我必须活下来!”
  “不要啊啊啊!!”
  场面一下子混乱起来。
  族人懊恼话语,文弱青年抖得不成人话的道歉,已死之人亲属悲愤的哭喊,充斥着恐惧的尖叫声,人们的怒吼声,肢体被砍断人们痛苦的叫喊声……全都充斥在了被捂住双眼的帕洛斯耳边。
  “呜呜……妈妈……”父亲被卷入混战中,她哭着看向自己现在唯一能依靠的人,不知所措地颤抖着。
  “嘘……”抱着她躲在阴暗角落里的母亲示意她不要出声,然后替她抹去满脸的泪水,抱紧了她安慰道,“没事的,别怕,我在。”
  听到母亲的安慰,她点了点头,把脸埋在母亲怀中。

  “哈……哈哈哈……”在不知过了多久之后,浑身是血的粗壮青年杀掉了视线范围内的最后一个人,站在满地的尸体中间,疯了一样地笑起来。
  “是我……是我最后活了下来啊……哈哈哈……”
  “等等……”他环顾四周,很快发现了帕洛斯母女,于是握紧了手中的柴刀走向她们,“还有剩下来的啊……”
  “妈妈!”看着这个充满了危险气息的男人渐渐走近,帕洛斯惊恐地睁大了满是泪水的双眼,抱紧了她唯一的依靠。
  “……没事的,”而母亲却一如既往地温柔笑着,最后抱了一下她,说,“我爱你。”
  然后她解下发带,绑住女儿的手脚,坚定地站起来走向对面危险的男人。
  “……什么……妈妈……不要……”不要走,不要丢下我!她的内心在吼叫着,拼命想要挣脱母亲的发带,发带却纹丝不动。
  所以她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妈妈赌上一切去战斗,眼睁睁看着她被砍伤,眼睁睁看着她像打不死一样地一次又一次站起来反击,眼睁睁看地面上的鲜血不断增加,眼睁睁看着这两个体型差异巨大的战斗者倒下……
   她什么也做不到。
  “妈妈!!”当她最终挣脱发带,连爬带滚地到达母亲身边时,她的母亲已经气若游丝了。
  “……帕……洛……斯……”母亲最后了一声她的名字,费劲全身最后一丝气力向她深爱着的女儿露出温柔的微笑,“你活下来……真的太好了……谢……谢你……”
  “请……好好地……活下去……”母亲最后的话语回荡在这个不堪入目的空间里。

  都结束了……

  等到仓库大门被打开的时候,尸体旁的小女孩已经跪了很久很久,哭红了的双眼已然失去了昔日里的光采。
  “这还真是让人惊讶,”掠夺者的声音传入耳中,让这个沉浸在悲伤与痛苦中的孩子回过神来,“没想到最后活下来的是个小孩子呢……”
  “……你……!!”帕洛斯一把抓过血淋淋的柴刀,猛地冲向导至这场可悲厮杀的罪魁祸首。
  “你们!!你们!!都是你们!!”她歇斯底里地哭吼着,红肿的双眼中第一次出现了愤怒与仇恨,“杀了你们……绝对要杀了你们!!!”
  “呵呵,杀了我们?”面对一个拿着柴刀疯狂向自己砍来的柔弱小女孩,掠夺者一脚将她踢到一边,冷笑着说,“就你?”
  “咳咳……呜……”帕洛斯被踢得不轻,倒在地上疼得无法动弹,“呜……妈妈……”
  “妈妈?”掠夺者看向她之前跪在旁边的面目全非的尸体,勉强从纤细的身形上可以辩认出来是个女人。
  “哦~”他恍然大悟,“我说一个弱到爆的小孩怎么活得下来,原来如此。”
  然后他走到帕洛斯面前,抓着她的长发把她从地上提起来,“不过小鬼,我告诉你,那个蠢女人这么做一点意义都没有。”
  “因为不管怎样你还是得死。”
  “!”帕洛斯愣了愣,睁了大双眼。
  年幼的她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她和她的族人们只是被当成玩具玩弄了而已。
  而这么浅显的谎言却在死亡的恐惧下被无条件地信任了……
  啊啊……人类是多么愚蠢自私又胆小的存在啊……
  “那么再见,哦不,是永别吧,笨蛋。”
  “碰!”

  “碰……”帕洛斯从嘴里发出模拟开枪的声音,用手模拟开枪的动作。紧紧缠住守卫的暗黑使者应声爆炸。
  “清晨四点半,仓库里只剩下鲜血与黑暗。”
  月下的女孩轻声呢喃道。

Fin.

作者:有什么不足请在评论区告诉我,求不喷!
(咱有话好说,我会改的)